toyota financial services subsidiaries


Schamotta表示,周一也有季末轧平 仓位,随着美国经济改善, 投资者回补之前的美元 空头头寸


  这种更为乐观的观点加剧了人们对美联储可能比之前预估更早加息的 预期


  1月盛行的做空美元共识已经瓦解,市场 人士越来越清醒地 意识到美元 在未来一个季度持续走强的可能性。


  一周仓位数据显示,美元益发看多的整体趋势依然稳固, 对冲基金削减整体空仓 押注至2020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同时增加对 日元的偏空押注。


  荷兰 国际集团(ING)数据显示,最近几周日元空头头寸有所增加,对冲基金的日元净空头头寸占未平仓合约的33%。


  国债收益率下滑和对 全球经济反弹的预期令空头押注重燃。


  日元是本季迄今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兑美元大跌6%。


   一个可能的 缩减QE“时间表”  高盛(GoldmanSachs) 经济学家戴维?梅 里尔克(DavidMericle)表示,他 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下半年的某个时间点“ 暗示 紧缩”, 2022年初开始行动。


  他预计,美联储最初将在每次会议上削减150亿美元 资产购买规模。


  美联储一年开会八次,所以总数是相等的。


    不过,这些细节预计还不会公布。


  梅里尔克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尽管最近经济增长加速,但我们认为,对 联邦 公开市场委员会来说,开始暗示缩减 购债显然还为时过早。


  “尽管鲍威尔主席最近开始将经济描述为处于一个‘拐点’……我们不认为他的意思是这是一个有关政策的信号。


  ”  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安德鲁?霍伦霍斯特(AndrewHollenhot)表示,如果美联储决定今年开始缩减购债规模,它最早可能会在2022年底开始加息。


    “在4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上,我们预计会看到一些微调,暗示近期数据会更强劲,但不会有关于紧缩的新正式指导。


  这可能是在4月和/或5月就业数据强劲之后,这两份数据都将在随后的会议之前发布。


  ”  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联邦观察工具,联邦基金期货市场的交易员实际上认为,下周会议上加息的可能性只有2.8%。


  到今年年底,这一前景将会略有上升,到今年年底,市场已经消化了10.5%的可能性。


    短期受 利率汇率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 中美 利差人民币汇率波动对外资短期投资行为有一定影响。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介绍,今年3月,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企稳复苏,债券收益率较快上升,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外资流入规模较大幅度下降,但净流入 中国的占比较1、2月仍有所提升。


    4月以来,无论是利率还是汇率走势都发生了“反转”。


  利率方面,在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小幅回落影响下,中美利差稍微走阔。


  汇率方面,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逐渐回到6.4元附近,5月11日报6.4254元。


    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高瑞东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已回到潜在产出水平附近,但经济恢复不均衡、基础不稳固,货币调控整体仍将保持稳健,中债利率大概率将保持区间震荡。


  从GDP看,美国经济呈现强劲复苏态势。


  随着经济继续修复及后续美联储政策退出预期发酵,美债收益率仍有一定程度上行空间,但空间已然不大。


    人民币资产具备“ 磁吸”效应  专家认为,短期波动不改人民币资产长期的“磁吸”效应。


    中银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表示,人民币资产估值在历史中枢附近。


  2021年全球仍面临新冠疫情的不确定性和通胀上升的确定性,人民币资产的稳定性将成为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之一。


    在中国银行研究院副院长钟红看来,基于中国经济基本面走势明朗、利率及汇率水平合理且基本稳定、国际资本风险偏好上升等因素,预计2021年人民币资产对外资吸引力将进一步增强。


    驱动境外投资者增配人民币资产的主要原因有,一是 高收益


  在全球普遍低利率环境下,投资者追求投资回报的难度增加,而人民币资产的超额回报在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优势。


  二是低相关性。


  人民币资产可望帮助全球投资者合理配置资产、分散投资风险,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形势中,人民币资产与世界主要资产的低相关性有助于全球投资者实现投资的多元化组合。


  由于人民币资产表现出难得的高收益、低风险特点,未来将进一步受到国际投资者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