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put money on a mastercard debit card


预测趋势2013年/十月/小长假期间,大量 游客九寨沟滞留并引发 群体性事件


  如果新闻媒体或旅游主管部门能在之前 利用中国本土的 大数据进行预测性报道,这样的群体性事件完全可以避免。


  因为媒体可以根据这方面的大数据,提前报道在特定的时间段内 有多少人到九寨沟旅游, 从哪里来,其中有多少男女老少。


  这只是一个小例子。


  大数据可以预测社会和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通过对大数据的挖掘,媒体可以从技术上制作可视化的互动图表,为很多事情提供 信息


  微观上,如流行病的发生、交通拥堵等;宏观上,如 经济指数的变化、某种社会危机的到来等等。


  百度 推出了/百度预测/网页,并以/大数据,知天下/为口号推出。


  预测的产品包括高考、世界杯、电影票房等。


  其后来推出的产品已扩展到更多领域,如财经预测、房地产预测等。


  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京东科技集团联合主办,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和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CFD)承办的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于4月10日召开,主题为“2021年 全球经济与政策展望”。


  天风证券(5.050,-0.02,-0.39%)首席宏观分析师宋 雪涛出席并发表演讲。


    宋雪涛表示,今年年初经济在环比上出现了一些 回落,但是,目前预计从环比来看二季度 会有回升,如果把季节性因素去除掉的话,一季度季调环比大概在1%附近,二季度应该回到1.3-1.4%,下半年整个经济基调环比会向下,上半年还是 复苏末尾,整个复苏顶位会呈现“双头顶”,整个高点在去年四季度已经出现。


    关于今年中国GDP的预测,宋雪涛指出, 增速目前在不断修正,最新一期模型预测今年GDP增速大概8.6%,名义增速有11.5%, 疫情之后潜在增速中枢会有回落,疫情前6%左右,疫情后5-6%之间,去年2.3%实际增速,今年在7.7-9.7%之间就算正常,大多数预测8-10%之间,对今年中国经济相对来说比较乐观的。


    对于大宗商品,宋雪涛认为下半年供求错配会有所缓和,具体品种上情况会不太一样,有色可能受 供给的不足影响更大,黑色特别是国内定价部分有一些碳中和因素,原油还是需求不足,因为供给端有垄断定价组织,对页岩油生产弹性非常敏感,农产品(5.870,0.03,0.51%)更多来自天气包括疫情对生产、收割、运输的影响,所以,逻辑相对独立。


  整体上来说,看具体的商品品种,大宗超级周期应该是不存在的,这就是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关于人民币的走势,宋雪涛认为随着全球经济修复差异在逐渐收窄,长期如果看中美利差或者看贵金属隐含的 人民币汇率和实际汇率差异,人民币还是有一定升值空间,人民币汇率现在到了自由度比较大的位置,正好在6.5%附近,到6.6%左右的水平,没有明确方向,美元的反弹一定程度来自于欧洲疫情第三次爆发,随着非美经济体经济的修复,美国大概率还会再走贬,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比较稳定。


   4月初 印度央行表示,如果有需要,将尽可能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尽力保证金融系统的流动性充足。


    “此番表态令不少海外投资机构感到吃惊。


  ” 赵诚表示,这意味着印度央行无视通胀压力升温、 卢比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 资本 外流 加剧等风险,一味顺从政府意愿——竭尽全力优先促进 经济复苏 增长


    这背后,是印度央行“投鼠忌器”——一旦疫情持续恶化导致印度经济大幅衰退,势必激发银行业坏账率飙涨,对金融市场稳定构成巨大冲击,即便印度央行努力遏制资本外流与捍卫卢比汇率稳定也无济于事。


    在他看来,印度央行的“豪赌”能否见效,却是未知数。


    4月27日,印度央行发布最新的月度公告称,日益严峻的疫情可能会破坏印度国内供应链并带来通货膨胀隐患。


    “这意味着疫情恶化正令印度经济陷入低增长高通胀的最坏状况,越来越多国际投机资本更有底气押注印度卢比大幅贬值与股市大跌,由此带来的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爆发概率,将大大高于印度银行业坏账激增。


  ”赵诚指出。


  目前印度CPI增速正不断逼近印度央行设定的6%容忍度上限,令他们更有底气沽空卢比大幅贬值。


    此前,在4月初印度央行无视卢比大跌与资本外流压力加剧,仍然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后,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一度创下过去20个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因为投机资本“笃定”印度央行为了优先解决政府高度关切的经济复苏增长问题,不大会采取干预动作。


    在赵诚看来,如今印度要有效摆脱银行业坏账危机、资本外流加剧、卢比汇率大跌等风险,最有效的办法是果断采取严格防疫措施阻断疫情恶化趋势。


    “印度政府是否愿以牺牲经济复苏增长为代价而采取极其严格的防疫措施,同样是未知数。


  因为这会令整个国家陷入更大的风险——若极其严格的防疫措施仍无力遏制疫情恶化,加之经济遭遇更大幅度衰退,一场金融海啸将很快接踵而至。


  ”他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