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the current corporate tax rate


3月23日, 日本央行的一位发言人明确,自2021年4月1日起,仅 买入 追踪东证 指数的ETF。


  在此之前,日本央行买入的 目标包含了追踪 日经225指数、JPX日经400指数的ETF。


  日本央行“ 收手”更明确的信号是,3月19日,日本央行正式宣布,取消6万亿日元的年度ETF购买目标。


  当天,日经225指数大跌超1.4%,次日再度 重挫2%。


  如果日本央行真的“收手”,那么 日本股市将失去最坚定的多头,全球转向的央行也将 增加一席。


  接下来,美联储的 政策动变得 尤为重要


  国际要闻【EIA报告: 美国上周除却 战略储备的商业 原油 库存减少524.1万桶至4.74亿桶】美国至6月4日当周汽油库存增加704.6万桶,精炼油库存增加441.2万桶,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增加20万桶至1100万桶/日。


  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上周进口663.8万桶/日,较前一周增加100. 7万桶/日;美国上周原油出口增加38.7万桶/日至293.1万桶/日。


  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减少130万桶至6.265亿桶,此前为至6.278亿桶。


  【 美国众议院两党 小组公布了1.25万亿美元的 基础设施 计划】美国众议院两党小组公布了一项为期8年,规模在1.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打破拜登在国内立法优先事项上长达数月的僵局。


  该小组提出的框架要求为传统基础设施,包括公路、桥梁等,提供959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其中250亿美元将用于包括电动公交车在内的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建设。


  消息人士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该小组将就如何负担该计划提出建议,但该小组不支持增税。


   在周四 欧洲央行政策声明和美国发布CPI 数据前, 投资者采取了观望态度,导致最近主  要货币大多在区间波动。


  在上月美国劳工部公布4月CPI升幅为近12年来最大之后,外界对该数据的 预期一直很高,4月数据助长了物价上涨持续时间可能超过部分人预期的观点。


    至于欧洲央行,投资者将密切关注其债券购买计划即将放缓的任何迹象。


    StoneXGroup驻新加坡的 外汇交易员MingzeWu表示,外汇市场的下一个主要催化剂将是美联储和最新CPI数据,夏季外汇波动率趋势 向下


    欧元(1.2172,-0.0006,-0.05%) 兑美元  盘中一度上涨0.4%至1.2218; 汇率受到交叉 买盘以及欧盟与英国关系紧张影响。


  尽管预计欧洲央行将保持政策稳定,但欧元可能对欧洲央行经济预测的变化或未来几个月缩减购债步伐的任何信号敏感。


    英镑(1.4114,0.0003,0.02%)兑美元   下跌0.3%至1.4113,稍早一度上涨0.2%,英国和欧盟未能就英国退欧后北爱尔兰贸易问题的解决方案达成一致,并在这场对峙中互相威胁,英镑因此下跌。


    美元兑加元(1.2122,0.0016,0.13%)  尾盘持平于1.21关口,之前一度下跌0.4%至1.2059,为6月1日以来最大盘中跌幅;加拿大央行维持政策 利率在0.25%不变,并重申前瞻性指引。


  周三的政策基调基本上符合分析师预期。


  下一步 人民币汇率走势   我们在路演中经常有投资者会认为 人民银行对人民币汇率会有目标点位,潜台词是一旦汇率破位,央行就会入场 干预


    对于 这一观点,我们在此前的报告和路演多次强调,人民银行已经放弃了对人民币点位防守的思维,现在更愿意看到人民币汇率增大弹性,从而起到自动过滤器的作用,过滤外部金融条件变化的冲击。


  尤其是在当前其他主要经济体 货币政策均处于非正常状态,而我国货币政策仍在正常状态的状态下。


  回想一年前,人民币汇率破7之前,市场也认为央行会守7。


  但实际情况,去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最弱时贬值到7.16,也未见到人民银行干预汇市。


    因此,尽管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已破6.40,但人民银行不会亲自下场干预汇市。


  在人民币汇率弹性扩大的过程中,只有一种情况是央行不愿意见到,即人民币汇率快速 升值或贬值,这可能会形成汇率的单边预期,进而使得央行在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上处于背后局面。


    从去年下半年起,我们注意到人民银行采取了多种手段,通过增加外汇需求来放缓人民币汇率速度,例如持续新批QDII额度,远期购汇风险 准备金率从20%降为零等。


  5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决定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


  这一措施可以减少外汇贷款的货币派生能力,进而降低外汇货币乘数,通过减少外汇供给来放缓人民币升值速度。


  历史上,人民银行分别于06年和07年提高过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当时人民币有强烈的单边升值预期。


  央行此时重启长达14年未曾动用过的政策工具,其政策信号非常明显。


    综上,我们预计在美元弱周期的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升值的长期趋势不变,但5月以来快速升值的势头将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