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offline mining


甘氏的第七条 交易规则是观察 市场成交量。


  除了 市场趋势、形态和各种比率外,甘恩还特别注意市场 交易量与其他交易规则的配合应用。


    他认为,定期研究市场的月度和周度交易量极为重要。


  研究市场交易量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判断趋势的变化。


   利用交易量记录来判断市场趋势,基本基于以下两个规则。


  第一,当市场接近顶部时,交易量往往会增加。


  在 投资者蜂拥入市时,有大户或内幕 人士大量 派货,会导致市场交易量大增,当有实力 的人派货结束后,坏消息出现,也是市场见顶的时候。


  因此,大的交易量往往伴随着市场的顶部。


    其次,当市场一直下跌,交易量持续萎缩时,意味着市场的抛售力量已经到了尽头,投资者的套现活动已经接近尾声,市场底部马上 就会出现,市场价格反弹指日可待。


   国际要闻  【芝加哥联储 主席埃文斯:形势明显好于2020年, 我对 美国经济形势的看法出现改观。


  联邦政府的财政救助有助于2021年经济增长6.5%。


  需要 推高通胀,以便实现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


  美联储可能要到2024年才 加息


  美国仍然没能修复就业市场。


  乐观 预计将在就业问题上持续取得进展。


  美国 2022年可能仍然会难以实现2%的通胀目标】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美联储正处于“过渡时期”,不希望有关 政策路径的猜测“破坏”势头。


  预计将在2023年达到加息条件,但就业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 疫情前的水平。


  美国有望在2022年实现充分就业,但仍“远远落后”。


   经济复苏取决于疫情,任何新的病毒感染病例激增都可能“导致停滞”】  商品价格 上涨,美联储会加速收紧吗?  随着商品价格的显著上涨,通胀成为当前海内外宏观环境的重要变量和市场的热点话题,也成为市场认为影响美联储 货币政策的重要因素。


  对于不同国家/地区而言, 大宗商品价格是内外通胀预期一致的基础。


  而对于市场机构与海外央行等政策制定者而言,商品 价格上涨有着不同的含义,一方面,市场较为直接地将商品价格的上涨等同于通胀,将短期所见的情况线性外推至在长期;另一方面,央行强调CPI、核心CPI指标作为衡量通胀的关键指标,并且强调关注通胀的持续性和长期性。


  这使得市场和政策制定者在进行广泛的讨论。


    当前情景的一个特征是供、需分别受到疫情和政策等不同因素的影响,各自发生变化,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政策预期面临着两难困境:如果疫情恶化,那么供给恢复进一步受到约束,通胀乃至滞涨成为市场对于货币政策担忧的重点;如果疫情好转,那么经济复苏将使得货币政策维持宽松的必要性下降。


  经济复苏带来的政策转向无可厚非,但是通胀是不是会成为当前美联储加快政策转向的助推剂呢?  在经济复苏的大趋势下,美联储下一步的政策举措是货币政策正常化和削减月度购债规模(Taper),在《美联储政策的“两难”与Taper的潜在影响》中,我们已经分析了2013年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对于全球资本市场和新兴经济体的影响,本次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方式与顺序路径将与2013年接近。


    不过,当前与2013-2016年相比存在较大差异,2011-2019年的强美元环境下,大宗商品价格处于下行周期中,而我们认为美元周期的影响或决定了诸多资产价格的中期趋势,因此对当前的参考意义或有不足。


  我们进一步回顾了 2003-2005年美联储进入一轮加息周期的过程中,美联储对商品价格和通胀的看法。


    90年代末,美国互联网泡沫不断累积,IT投资快速增长,经济走向过热。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美股大跌,叠加此后爆发的“911事件”,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美联储连续降息,直到2004年5月,美联储才重新进入加息周期,在本轮加息周期中,美联储通过17次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从1%上调至了5.25%。


    我们梳理了美联储货币政策声明中货币政策的操作和对经济、通胀等问题的讨论。


  回顾2003年开始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期,美联储政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3.1-2003.6,加大宽松;  第一阶段:2003.8-2004.5,维持宽松;  第三阶段:2004.6-2006.6,进入加息周期。


    而对应来看,我们发现大宗商品价格涨幅最大的阶段实际上为第二阶段,CRB现货指数上涨22%,而美联储在这近10个月的时间内一直选择按兵不动。


  而在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并连续加息的2004年6月-2006年6月,CRB现货指数上涨10.2%,涨幅低于第二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