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exchange rate 2018


在频繁的迭代声中,所有行业都将消失。


  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脚步,是唯一能跟上这个时代的概念。


  无论你多么自满,毫无疑问,有人能 拿出大数据告诉你,你做的一切都不再新鲜。


  智能 交易 系统的概念其实很早就提出来了。


  在交易的世界里,靠 人工交易 赚钱的概率越来越小。


  就像今天的战场上,人类的战斗已经是最低层次的战斗了。


  的方式了。


  而绝大多数的交易者,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利益,只是一小部分。


  自从世界 信息越来越发达,特别是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参与金融交易 的人骤然增多。


  民众的情绪对金融 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市场变得越来越复杂。


  另外,近年来,各种机构投资者纷纷拿出那些高大上的算法交易、量化交易、高频交易、人工智能等,市场的微观结构被打乱。


  市场没有涨的像涨,也没有跌的像跌。


  一百多年来用来指导交易的传统理论和传统指标基本失效。


  因此,你会发现赚钱很困难!外汇市场上有 庄家,如果你看不透庄家的伎俩,只会让人一头雾水,无所适从。


  一旦你看穿了庄家的两个 小子,最高点和最低点就是最好的切入点。


  -- 斐波那契 回调的作用。


  斐波那契回调,又称/斐波那契回调/、/斐波那契回调 线段/,主要功能是根据波动的幅度,寻找市场前景的 关键 支撑点和 压制点。


  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技术。


  指数。


  斐波那契回调线在各种 级别的分析中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尤其是对短期级别的运用,准确率非常高。


  但是在使用斐波那契回调的时候,也是有一定的条件和限制的,这与它的使用有关,下面我们 就来详细了解一下。


  -如何使用斐波那契回调法斐波那契回调指标是指在一定时间内的最高价位,拉到相对最低价位。


  此时形成的9条直线(线段)就是我们需要注意的回调位。


  线段具有一定的支撑或压力作用,这与市场的位置有关。


  在这些线段中,有一条 最重要的回调线,即61.8%黄金分割线。


  这条线往往会成为关键的支撑或压制位。


  随着行情的走势,甚至会形成顶底过渡,所以虽然是比较简单的指标,但是在使用上还是有一套精细的规则。


   上周五美元走强,降低了美元计价的 大宗商品的吸引力,也打压了 油价


   美国 3月份 生产者价格指数高于 预期引发了通胀担忧。


  Moya表示, 如果我们看到一些 更高的通货膨胀数据,可能会再次 推高美国国债收益率,并对油价造成不利影响。


  美元上周五整体攀升,受美债收益率走高提振,因数据显示美国生产者价格3月份加速上涨并超出预期。


  加元跑赢其它G-10货币,因该国上月 新增就业超出预期,从而提升加拿大央行缩减资产购买的可能性。


  在G-10货币中,澳元和挪威克朗领跌。


   通过梳理2003年1月-2006年1月美联储 货币政策声明,我们有以下三点发现: 第一,美联储关注CPI和核心CPI,对通胀看法的 变化非常渐进,而且明显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分。


  化美联储对通胀的看法经历了“通胀下行可能性高于 上行——核心消费价格上涨不明显——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通胀率相当低,资源使用也不充分——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潜在 通胀预期相对低——通胀和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通胀压力继续上升但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的渐进变化,且这种表态的变化与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存在滞后性和低相关性:美联储始终在关注和探讨CPI(PCE)和核心CPI(PCE)的变化,而非与商品价格更为直接相关的短期PPI变化。


    第二,供给约束可能被视为对 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


  在对于经济的讨论中,由供给因素引起的油价上升实际上 阶段性被美联储视作一个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因为成本的抬升会对中下游构成成本端压力,从而抑制企业支出和经济扩张。


    第三,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始终在综合考虑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且两者间存在关联。


  在对货币政策的考虑和风险评估层面,美联储也在考虑综合考虑经济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并且通胀被视为资源是否得到充分利用的一个指征,并不孤立于经济,因而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遵循了以下脉络:“经济疲软风险—通胀过低、通胀下行风险——物价稳定的风险趋于平衡——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的上行和下行风险大致相等”。


    综上,商品价格上涨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并不直接,一方面美联储进入 加息周期并没有扭转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体现为美联储认知中的通胀高企,因而并不直接助推美联储收紧政策。


  在经济复苏的初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可能是更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观察不同政策阶段的资产价格表现可见,美股在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表现,但是随着货币政策边际收紧,道琼斯工业指数相对纳指的相对表现在改善; 美元指数并没有显著改变 弱势;美债收益率在宽松阶段下行,在维持阶段和加息周期中均有所上行,而在加息阶段上行幅度反而低于维持宽松的加息预备阶段。


    最后,我们仍然强调,美联储政策由宽松转向正常化可能带来短期冲击、带来美元指数反弹,但并不必然改变美元指数的弱势周期。


  以2003-2006年为例,美联储加息周期都没有显著改变美元的弱势。


  美元指数是一个相对关系,对应的宏观情景可能在于,虽然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是依据美国强劲的经济基本面,但是如果海外经济同样强劲甚至好于美国,则美元指数仍将回归弱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