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balt futures


  境内 外汇供求关系继续改善,企业汇率避险意识有所增强  3月份,反映境内外汇供求关系的 银行即远期(含期权) 结售汇 顺差155亿美元,环比 减少202亿美元,延续今年以来的回落态势。


  银行 代客结售汇顺差收窄、远期净 结汇未到期额减少是主要原因:银行即期结售汇顺差197亿美元,环比减少83亿美元(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204亿美元,环比减少132亿美元),贡献了41%;银行代客远期净结汇未到期额环比减少108亿美元,银行代客未到期期权Delta敞口净结汇余额环比增加66亿美元,两项合计,外汇衍生品交易减少外汇供给42亿美元,环比减少119亿美元,贡献了59%。


    银行代客结售汇 数据中包括远期结售汇 履约数据。


  3月份,银行代客结汇2091亿美元,其中 远期结汇履约404亿美元,占比为19.3%,环比提高2.2个百分点,为数据公布以来最高;银行代客售汇1887亿美元,其中远期购汇履约231亿美元,占比为12.2%,环比回落0.2个百分点,但仍较2019年和2020年均值8.1%高出4.1个百分点,表明面对当期人民币汇率贬值,企业并非在打无准备之仗。


    3月份,银行代客远期结汇 签约434亿美元,远期售汇签约368亿美元,分别较上月增加127亿美元、214亿美元;远期净结汇65亿美元,环比减少87亿美元。


  同期,以银行代客远期结汇签约额与海关贸易出口额之比衡量的远期结汇对冲比例为18.0%,环比提高3个百分点;以银行代客远期售汇签约额与海关贸易进口额之比衡量的远期购汇对冲比例为16.2%,环比提高7个百分点,为2018年8月以来最高,表明当期人民币汇率走弱,进一步激发了市场远期购汇避险的动力。


  5、6月 中国PPI 或将继续面临 上行压力。


     美国 东部时间5月20日,美联储公布4月会议纪要。


  会议纪要显示,部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theFederalOpenMarketCommittee)委员认为,如果美国 经济继续朝着两大目标快速前进,那么在未来某次会议中开始讨论调整美联储资产购买步伐的计划“可能是合适的”。


  这是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美联储官员首次讨论 收紧 货币政策立场的可能性。


    事实上,在强劲的通胀数据影响之下,市场对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 预期不断攀升。


  5月11日公布的中国PPI数据再次超出预期,5月13日和14日,美国的CPI和PPI数据也超出市场预期。


  在 大宗商品涨价潮的持续助推下,全球性的通胀似乎近在眼前。


    那么,全球通胀是否已经不可避免?面对节节攀升的 通胀预期,全球主要央行“大 放水”的时代是否即将终结?中国又该如何防范输入性通胀风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FICC分析师明明,就上述问题进行一一解答。


   通过梳理2003年1月-2006年1月美联储货币政策声明,我们有以下三点发现: 第一,美联储关注CPI和核心CPI,对通胀看法的 变化非常渐进,而且明显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分。


  化美联储对通胀的看法经历了“通胀下行可能性高于上行——核心消费价格上涨不明显——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通胀率相当低,资源使用也不充分——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潜在通胀预期相对低——通胀和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通胀压力继续上升但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的渐进变化,且这种表态的变化与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存在滞后性和低相关性:美联储始终在关注和探讨CPI(PCE)和核心CPI(PCE)的变化,而非与商品价格更为直接相关的短期PPI变化。


    第二,供给约束可能被视为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


  在对于经济的讨论中,由供给因素引起的油价上升实际上 阶段性被美联储视作一个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因为成本的抬升会对中下游构成成本端压力,从而抑制企业支出和经济扩张。


    第三,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始终在综合考虑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且两者间存在关联。


  在对货币政策的考虑和风险评估层面,美联储也在考虑综合考虑经济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并且通胀被视为资源是否得到充分利用的一个指征,并不孤立于经济,因而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遵循了以下脉络:“经济疲软风险—通胀过低、通胀下行风险——物价稳定的风险趋于平衡——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的上行和下行风险大致相等”。


    综上,商品价格上涨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并不直接,一方面美联储进入 加息周期并没有扭转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体现为美联储认知中的通胀高企,因而并不直接助推美联储收紧政策。


  在经济复苏的初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可能是更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观察不同政策阶段的资产价格表现可见,美股在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表现,但是随着货币政策边际收紧,道琼斯工业指数相对纳指的相对表现在改善; 美元指数并没有显著改变 弱势;美债收益率在宽松阶段下行,在维持阶段和加息周期中均有所上行,而在加息阶段上行幅度反而低于维持宽松的加息预备阶段。


    最后,我们仍然强调,美联储政策由宽松转向正常化可能带来短期冲击、带来美元指数反弹,但并不必然改变美元指数的弱势周期。


  以2003-2006年为例,美联储加息周期都没有显著改变美元的弱势。


  美元指数是一个相对关系,对应的宏观情景可能在于,虽然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是依据美国强劲的经济基本面,但是如果海外经济同样强劲甚至好于美国,则美元指数仍将回归弱势。